【白宇x朱一龙】双靶(2)

稀里糊涂,还有点《盗梦空间》的设定。

——————————————

     白宇一直在寻找一个兽种的配方。

     那是所有高级捕兽人梦寐以求的配方,白色恶魔——

     体型为中等型兽种,专门窃食人类的梦境,转化为自己的生长力量,有心之人可以利用它摧残人们的的夜晚美梦,或使他们彻夜不眠,或使他们沉睡不醒。

     甚至可以从可利用之人的头脑里操纵有效时间,窃取所需的信息,三三两两截获在一起,组织个人两头牵线,一场惊险...

【白宇x朱一龙】双靶(上)  

旧文改。

设定说明:捕兽人(宇)x猎梦人(龙)
有事找我,勿扰正主。

【这个是小时候看的顾抒小说里的设定,具体可以搜一下《夜色玛奇莲》和《蓝色翠鸟倒计时》】
【我竟然见到了一个看过蓝翠的同好 @沈不悔/过气挖坑狂魔 ,没人看我也要把万年老坑填了呜呜呜。
请允许我占用一下ad总“哥哥”这个称呼,我不能找到比这个更贴合气氛的叫法儿了。】

————————————————    

    

    

    

 ...

今夜我是AD女孩

AD,遗书写手。

《诚爱》——


《白色月亮》——



 

《灿若黎明》——



《追光》——


 

课间产物,还被同桌撞了呜呜呜,手机也是……渣像素……求别喷。

我就想说……ad放心飞,钙奶永相随!

提前庆祝一下二胎呜呜呜呜

打个宇龙ag没事儿吧?

【KS】Killing Me Softly(1)


 
粮太少试图自产……接原漫第一季第七话。
SP预警,血腥预警,囚禁预警。
写ks同人我都不知道跟哪个圈子预警……
【试图寻找组织的目光】【顺便求一下第三季14话以后的资源qwq其他的我可以发给你们】
————————————————
 
“哈。”门开了——

内心一切一切的不安揣测已被甩在身后,门外是灿烂的晚霞。
嗅一嗅,是雨腐败的气息,虽然和晚霞组合起来很不合适,但意外地美丽,还有淡淡的烟味……
可……为什么雨还在下?
此刻最不应该出现在门外的男人展开手臂,以拥抱蓝天的姿态用力翱翔,纯白色的耳机线挣扎着掉落,乐声被迫停止,半只香烟随着两片唇瓣的分离而被丢弃在在另外两根...

【镇魂】山不再仞(11-18合章)

打个镇魂tag,所以SP预警。
不是更新,推荐收藏。
————————————————————————
(十一)

“啪——”一声乍响滚落在后背上,鬼面猛烈地想弓下身子,却死死被沈巍的法力牵制住,无法逃避凌迟般的痛意。

现在拿刀子往他皮肉上刻下伤痕也无法比拟这个上古神木孕育出的树枝,所带给他痛苦的强烈。有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这比那一万年的黑暗还要可怕,那只是孤独,而这是死亡,这甚至不是死亡,而是被押送至地狱前的一声声尖笑。

虽然他向来不惧怕地狱。

那树枝又变长了些,贯穿鬼面整个背部有余,于是也顺着柔韧的惯性,附加了更大的力气,像是一条木质的鞭子,鞭鞭见血。

“嘶……”鬼面已经没有力气去维持自己阴狠的表情...

【镇魂】山不再仞(十八)


——————————————————————
一声情意绵长的“云澜”像是从远古的大荒呼唤而来,长风闯过空旷的胸膛,给心脏以温柔一击,赵云澜终于跌坐在地上,用同样的力气回馈给沈巍,痛恨着这场没有缘由的假戏真作。

[十万丈幽冥全部压在身上,沈巍流不出眼泪,可疼到了极致,大概就只好流血。]

可此时此刻,沈巍有些神志不清,他上身的衬衫还妥妥贴贴,领口的扣子松了一颗,只是松了力气瘫倒在赵云澜怀里,没由来的,万年不枯的笑容竟一点一点褪去,眼角好像涌出了什么透明的液体。赵云澜也发现了,连忙帮他抹下去,却发现最终蜿蜿蜒蜒竟然汇成一条小溪黯然爬过,迟疑在唇边,兜兜转转还是一声声毫无底气的“云澜——”

云澜...

【镇魂】山不再仞(十七)

拍结束,预计下章或者下下章完结。
昨天的一连串骚操作让我动了写真人的念头……有什么想看的设定吗?
——————————————————————
不知是挥鞭耗力,还是心有郁闷之气,赵云澜干笑了几声,嘶哑着没发出声音,他微微喘息着,双手撑在膝盖上,闭着眼发出长长一声叹息,却迟迟没有继续。
  
沈巍等的心切,一万年,他习惯了坚守,可这一万年的孤独抵不过这一秒钟的停歇,昆仑亲手赐予的疼痛,他竟是那么急切的贪恋又期待,希望着多一点,再多一点,好让他用切肤之痛来温柔地提醒自己,昆仑真的在自己身边,甚至想真心实意的相伴一生。

“继续吧,云澜,我没事。”也就只有沈巍,能在如此伤势下从容地收拾出...

【镇魂】山不再仞(十六)

还继续打不(征求意见)
——————————————————————
赵云澜……从没这样过。


倒不是说认准了软肋才会为所欲为,但沈巍实在没想到赵云澜愤怒至此。


情绪很快地被刻意的调戏酝酿起来,沈巍自知有愧,也深谙赵云澜内心是如何滋味,他曾问赵云澜——你怎能这样逼迫我?到头想想,就算是了,他也是心甘情愿。

 
    
久别重逢,以为要做大梦一场,却收获了整个人间。沈巍想把所有的孤傲尊严都褪掉,把所有的克制坚忍权作温柔缴械。有一瞬间,他竟然贪心地想卸下所有身份与重任,溺死在这片贫瘠已久的土地上。


沈...

【镇魂】山不再仞(十五)

收官给了我读研的力量……
————————————————————————
沈巍时常回想那个青衣曳地的身影——那人凭借神魄托举着十万大川,不摇不动便承载下了女娲口中的一天一地,他面对任何事情都只是云淡风轻地一笑,仿佛心中的沟壑生就如此。


年轻时的鬼王也时常犯些徒生烦恼的错误,却又怕负荆请罪弄脏了昆仑的衣袖,便气鼓鼓地暗自烦闷。


他觉得自己的心思在昆仑面前太过粗浅,直眉楞眼地犯过那么多次傻,才勘破了一点点细腻又隐秘的真理——有时候就得遮遮掩掩才能落得一身得体,免了俗韵。让他词不达意地去找昆仑领责,怕是又要被说一番无礼,这偷生的情意绵长,也够让年少的他面红耳赤个几百...

【镇魂】山不再仞(十四)


————————————————

他们一起回了龙城。

 

大庆看赵云澜面色不善,也不敢问鬼面是个怎么回事儿了,忙叫唤着楚恕之一起带鬼面和尸体回到特调处。

 

沈巍总是想得到更多——像是上了年纪的老年人,做起事来总是缓慢但心安,哪怕是为了区区一块钱的柴米油盐斤斤计较,慢慢也开始因为意见不合学会斗嘴,最后说说笑笑地重归于好,心甘情愿地步入轮回,期待着再次相遇。

 

沈巍一生活在黑暗里,却把心尖上这一点点光亮全都给了赵云澜。

 

他细心地守护着,这么一点光。

 

可如今,那个被他安放在心尖上的人,用那长久以来练习的……或者是天...

©青瓷梅子汤 / Powered by LOFTER